快捷搜索:

他们都是大开杀戒后虽说己方士卒能用人海战术

 不出来了。所以霍峻知道,自己也许再想,也不一定能想起来,因此,他是赶紧命令一名汉军士卒,“快去州牧府,找元直先生,把如今的战况,禀报给先生所知,尤其是敌军穿戴!”
 
   
 
    “诺!”士卒也知道如今的情况紧急,所以他是赶紧跑下城头,去州牧府了。而霍峻此时也没多想,是带着士卒,严密防守,在他看来,虽然如今形势于己方不利,但是对于那些凉州军的精锐,自己可以让士卒给他们倒热油,这个他们可防不住。所以在霍峻的命令
 
下,负责倾倒热油的那些士卒是劳累了,因为他们的任务重要,可即便如此,霍峻他们依旧是没能
 
    挡住凉州军“藤甲兵”的进攻,依旧是甘宁带着士卒第一个上来了,他和马岱都有穿着藤甲,说实话虽然这个是异族的东西,但是两人还算是挺喜欢,毕竟这个东西不但是比铠甲轻,关键是比铠甲要强,所以两人觉得也不错。哪怕这是异族的东西,但是两人可都没
 
有那么太过愤青什么的,也不是那么特别严重的民族主/义者,在他们看来,其实“去其糟粕,取其
 
    精华”,其实也挺好。而对异族的事务,他们觉得就要这样儿最好。(未完待续。)
 
    (..)<!--32127+dqsumh+12191165-->
 
 
第七七七章 凉州军藤甲建功(续)
 
    而这个,其实也正是马超所倡导的,也算是影响了整个凉州军吧。[八零电子书wWw.80txt.com]-.79xs.-对于异族的东西,他也承认,可能大多的事务,是绝对超不过中原,没有汉人厉害,可有些方面,你必须要承认,还是人家厉害,这个没错。所以马超就是很提倡
 
这个“去其糟粕,取其‘精’华”,把异族的好东西都拿到己方这儿来,至于说不好的,当然就是直接无视掉了。而马超如此,他也算是影
 
    响了不少人。虽然不可能所有人都让他影响,但是怎么说呢,至少有的人,确实,是被自己主公给影响到了。不过也不得不承认,马超的态度,其实还是没有问题的。毕竟连圣人都说过“三人行必有我师”,说实话一个民族,哪怕是异族,但是能存在那么久,显然
 
是有其可取之处的。如果说真什么都不如别人,那么估计最后迟早也是要消亡在历史长河中的,不
 
    是吗,哪怕时代在发展,社会在进步,但是“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”,其实还是没错的,至少大‘浪’淘沙剩下的,才是最适合当代的,不是吗。所以说异族,一样是有可取之处就是了。
 
    徐庶此时正在太守府的会客厅中,和自己主公说着话,而霍峻所派的士卒,比刘备的眼线来得还要早些,所以他是先进到会客厅中禀报的。本来霍峻那意思是要找徐庶,可因为徐庶在这儿,所以他也只能是过来了。不过因为刘备在这儿,所以士卒是更加小心,大气
 
儿都不敢喘,不过还是赶紧说道:“禀主公先生,今日城外凉州军大举进攻城池,而之前那些敌
 
    军‘精’锐不知道穿着什么铠甲。刀枪不入,甚是古怪将军想问问先生,这到底……”听了士卒的话后,刘备心里就是咯噔一下。他对今日的战事,还不知道呢,这士卒说完,他才知晓。而且看样儿,如今对己方可不利。这显然不是他想要看到的。而且士卒禀报的
 
什么,敌军铠甲刀枪不入?真的假的,还有这事儿?这刀枪不入的铠甲,莫非是……刘备确实是印象
 
    比较深,尤其还是凉州军的事儿,所以此时一听士卒的形容,刀枪不入的铠甲,他稍微一想就已经想到了,莫非是那乌戈国的藤甲不成。因此,想到这儿。他是看了徐庶一眼,而徐
 
    庶也正好是和自己主公对视了一眼,只见他是微微点了点头,接着说道:“主公,如果属下所料不错的话,估计凉州军‘精’锐所穿,便是那乌戈国的藤甲了看来那马孟起为了对付我军,可真算得上是煞费苦心啊”而听到徐庶如此说的刘备,他终于是能确定了,看
 
来自己所想是一点儿都没错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求书 小说网www.Qiushu.cC]而且徐庶所说更没错。马超对付自己,可不就是煞费苦心吗,真是。
 
    怎么说自己是没想出来这样儿,可他马孟起却是想到了。当然。刘备是有理由相信,这是他手底下人想出来的,可和他也没有太大区别,反正都是他们凉州军的人。徐庶此时赶紧是对士卒说道:“你赶紧去告知霍峻将军,就说藤甲兵最怕火烧,让他用火攻不得有误
 
 
    “诺”士卒闻言。是赶紧退下去了,去找霍峻。他自然是知道情况紧急,而刘备和徐庶他们呢,其实他们是知道,霍峻怎么用也不可能不知道当初凉州军在南蛮遭遇到藤甲兵的事儿。但是他的事儿实在是不少,所以一时想不出来,也未可厚非。而且更为关键的是,
 
他霍峻可从来都没有见过藤甲,当然这个确实,并不难联想到,但是却不代表就一定能想到不是。
 
    而此时的霍峻,已经带着城头的汉军和荆州军士卒陷入了苦战当中。别看登上城头的之前都是那些穿着藤甲的‘精’锐中‘精’锐,但就是因为他们刀枪不入,所以是让后上来的凉州军士卒越来越多,已经超过之前任何一日了,这不得不说,马岱甘宁是能抓住这么
 
个机会,他们也清楚,真要是让霍峻反应过来的话,这对己方也没有什么好处。所以自然是要趁着他们还没
 
    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趁热打铁,痛打落水狗,这样儿才痛快,不是吗。所以在甘宁带兵上来之后,没多久,马岱就上来了,这次速度可确实是不慢,哪怕有着霍峻严防死守,但架不住这藤甲厉害的,确实算得上是建功了,哪怕就是个小功劳。可确实是给凉州军带来
 
了突破,这可要知道,在江陵的战场上,哪怕就是这么一个突破,可却也不是什么小事儿,而且更不
 
    容易,因此,在后观战的马超他们,觉得这个藤甲用的,还是‘挺’对的。他们是没指望着说一战就破了江陵,但是怎么说呢,他们确实是也想,一定要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,给他们予
 
    以痛击,好让己方报仇,能发泄一下,毕竟这么多时日以来,凉州军确实是憋坏了。说实话,哪怕是‘精’锐中‘精’锐的到来,可确实也没有改变太多,但是因为藤甲的事儿,马超他们却是看到了希望,这也许是对己方最好的地方。而相对比之下,自然是霍峻那
 
边儿比较吃亏,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。不过他终究不是一般人,所以如今守住江陵城,那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 
    而就因为有藤甲,所以凉州军‘精’锐中‘精’锐,那么强的战力,在城头,那确实不是盖的。哪怕他霍峻是守城大将不假,但是面对凉州军如此攻势。他们城头的士卒,却依旧损失惨重。
 
    确实,如果是按照比例来说,江陵城内近三万士卒。如今的损失,对他们来说,确实还不算是特别多的话。可要是和前些时日相比,那么汉军和荆州军,其实就是损失惨重。而带来这个结果的。说起来直接的原因,那就是因为乌戈国的藤甲。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的话
 
,今日绝对不会这样儿,也就是和凉州军停战之前一样儿。所以此时此刻的霍峻,他是心里都在
 
    滴血啊,这实在是太惨了。哪怕当初凉州军‘精’锐中‘精’锐,到来后第一次的攻城,虽然说那日确实是惨烈,可和今日相比,显然今日是更惨。这让霍峻心里是痛苦不行。和今日相比,那就是“小巫见大巫”了。他虽然没联想到藤甲,可霍峻却知道,究其原因
 
,就是凉州军那些‘精’锐中‘精’锐所穿的铠甲,影响到了如今的战况而在后观战的凉州军众人,包括马超,他
 
    们看到如今己方的表现,显然是比之前更满意了。对马超来说,确实。如今只要是能给汉军荆州军给霍峻带来麻烦,那么一切就是值得的。至于说停战多少日,让己方士气下降什么的,马超认为自己都失去得起。没什么大不了的。毕竟你想要什么东西,可能就要失
 
去点儿什么,这是很正常。还有就是“要想取之,必先予之”,这个道理马超还能不明白吗。不可
 
    能说什么好处都是你一个人占了,你真要是不想付出点儿什么。就认为自己能得到,那么早晚要出问题的。就是这样儿,马超都觉得己方这还不行,所以如今,此情此景,就算是让他比较满意了,不说都是出乎自己所料,可也差不多少吧。如果己方每战都能这样儿
 
的话,
 
    那还何愁江陵城不被破?霍峻这个时候心里也是有些着急,可他也清楚,就算是自己怎么,也没有什么大用。他也算是知道了,这凉州军果然是之前就没安好心,这就是为了对付己方。
 
    结果还别说,他们如今这效果,比之前任何一日都好,这难道还不说明问题吗?这个时候他心里也寻思着,这之前派去州牧府的士卒,怎么还不回来?如今自己是没有什么太好办法,可元直先生不同啊,要是他知道如今情况的话,肯定会有对付敌军的主意的,可惜
 
就是……
 
    霍峻他没有忘了对城头的汉军和荆州军的士卒大喊:“弟兄们,守住,挡住敌军已经去告知元直先生了,他一定有办法对付这些凉州军弟兄们,杀啊”如今的霍峻,他也只能是这么说了,毕竟说起来这在自己没有什么好主意的时候,自然是把希望寄托在了徐庶的身
 
上,如果他也没有的话,也许今日真就要败了,虽然不一定城池会被破,但是最后结果……
 
    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,所以此时霍峻是想尽一切办法,最好是直接‘逼’退了凉州军,就算是
 
    不行,那么也得这么抵挡住他们的进攻才行。如此的话,自己也算是对得起自己主公的器重,至少不能让城池失守,让敌军破城而在州牧府,之前那个禀报的士卒离开后,徐庶是赶紧对刘备说道:“主公,属下看,此时不如让子义将军带着一部分人马,带着火油还
 
有引火之物,速去城头虽然仲邈在士卒回报后,会知道办法,可一时,估计还是很难一下全找
 
    到这些,并且真要是去找,也要耽误时辰,所以……”刘备一听,是微微点头,而这个时候,他知道战况紧张,所以肯定也不是去计较是不是霍峻一个人守城的问题了,毕竟都什么时候了?所以他是赶紧点头,对徐庶言道:“元直所言极是,此事自当如此”说完,
 
便吩咐道:“来人,去请太史将军”士卒进屋,“诺”然后便下去找太史慈了,此时太史慈还带人
 
    在城内巡视,就见士卒前来找自己,“将军,主公有请将军”太史慈一听,点了点头,然后把巡视的事儿‘交’接了一下,嘱咐了手下士卒几句后,他便直奔州牧府。凭借他的经验来判
 
    断,自己主公这个时候让人找自己,估计是有什么事儿要自己去做,要不然基本不会如此。
 
    要说他想法还确实是没错,可不就是这样儿吗,没一会儿太史慈到了会客厅,和刘备还有徐庶见礼后,刘备让其人坐了下来。“谢主公”太史慈落座,刘备这才说道:“子义,如今我军被凉州军进攻,凉州军从乌戈国整来几千副藤甲,颇不好对付。所以你带着手下
 
人马,带上火油还有引火之物,赶去城头,帮助仲邈守城”“诺主公放心,此事属下定竭尽全力”
 
    刘备点头,“有子义在,我放心矣”确实,要说如今在江陵的手下,显然除了霍峻,刘备就算是对太史慈还有文聘几人最放心,毕竟这几个都算是很稳重的将领。至于说文丑那样儿的,说实话,刘备确实不是那么太放心,哪怕如今文丑还算是有长进,可有些方面,
 
还是不能和太史慈他们相比。未完待续。
 
    ...q<!--36550+dsuaahhh+34666238-->
 
 
第七七八章 凉州军藤甲建功(完)
 
    天才壹秒記住愛♂去÷小?說→網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(WWW.mianhuatang.CC 好看的小说太史慈没敢耽搁,直接是领命而去,而刘备这时候他算是更放心了点儿,虽然不知道最后结果到底能如何,可他还是有信心的。他对徐庶说道:“元直,这藤甲真就如传
 
言那样儿,刀枪不入?”徐庶闻言,是微微点头,“回主公,确实如此!不过在属下的印象中,想要制作一批正宗的藤甲,绝对不是什么容易之事,并且还要很久。按照如今的情况来看,估计凉
 
    州军所穿藤甲,也许并非正宗也说不定!”听了徐庶的话后,刘备心里是更有底了,对他来说,这正宗的藤甲都没什么,之前士卒说不过就几千人穿了而已,所以自己还有什么可惧。
 
    “元直所说不错,看来凉州军所穿,八成不是正宗之藤甲!”“不错!主公,不管是什么样儿的藤甲,都惧怕明火,所以只要我军动用火攻,保管就算几万藤甲兵,也无济于事!”确
 
    实,徐庶他就有这么个自信,他当然是清清楚楚,不管是什么样儿的藤甲,只要它还是藤甲,那么就惧怕明火,所以己方用火攻,他们凉州军焉能不败?当然了,他也想到了,估计凉州
 
   
 
    军发现己方要用火攻之后,他们肯定要跑,不过对徐庶来说,这都无所谓了,只要己方守住江陵,就比什么都强。如今的情况,不是怎么逼退凉州军大军,让马超凉州军彻底退却,至少徐庶也没认为己方能做到这样儿。所以就只是打退敌军,如此而已。别的不敢保
 
证,可哪怕凉州军是用了藤甲,但是却依旧怕火。所以己方用火攻,他们就得暂避其锋。藤甲没有
 
    了用武之地,这他们不鸣金收兵,还等什么呢。所以徐庶自然知道凉州军的打算。只是不知道如今己方到底损失如何。说起来这个情况才是他最关注关心的,他也知道,这其实也是自己主公非常关注的东西。毕竟己方的人马,就算加上荆州军,也还是没有人家凉州
 
军在江陵城外的人多。如今能抵挡住他们的疯狂进攻。说起来倚仗就是霍峻还有己方的城池城防。
 
    如果要是没有这些东西,哪怕己方如今还有两万多,近三万人马,可终究不会是人家的对手,这江陵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被攻破。但是如今的情况,己方是有机会把凉州军给彻
 
   
 
    底逼退出江陵的。而此时观战的郭嘉,对自己主公说道:“主公,想来那霍峻在我军攻城之时,便会让士卒前去禀报给刘玄德,估计这个时候徐元直已经是有了对策对付我军藤甲兵了!”郭嘉绝对不是无的放矢。<a href="http://www.qiushu.cc" target="_blank">
 
求书网www.qiushu.Cc</a>从时辰上来看,这如今这个时候,估计对方派去人的话,那么就该回来了。说起来对于凉州军来说,如今这个时候,其实已经就算是赚到不少了,可不
 
    是吗,还是那话,如果没有如今都藤甲,那么还是和之前一样儿。绝对不会给汉军还有荆州军造成这么大的伤亡。马超也好,是郭嘉也罢,他们对这个可都是清清楚楚。而此时的霍峻,也是在等着之前的士卒回来。但他显然是没想,如果说徐庶给出主意,那么去准
 
备那些,还得耽误一段时辰。所以就不得不说,还是徐庶考虑很全面,让太史慈带着人马拿着东西
 
    随后就来。这是他们的后手。毕竟霍峻要带着人马在城头杀敌,再让人去准备那些引火之物,说起来确实是太费劲了。这还不是夜晚,大白天的,哪有什么火把在城头上呢,这个时候真没有,只有晚上才有的。而霍峻这个时候他确实是很吃力,他不得不承认,凉州
 
军今日
 
   
 
    给自己的压力最大,他们都疯了!这就是霍峻此时此刻的想法,而且他心里更加清楚,之所以凉州军变成了这样儿,说起来还是因为他们身上所穿戴的这副铠甲造成的。他也不得不承认,这如果是己方有了这样儿的利器,估计己方也能疯,看着马岱还有甘宁那样儿
 
,就不难发现什么了。如今两人可以说真是悍不畏死,对着己方的士卒是大开杀戒,本来以前就因
 
    为两人的武艺,所以每一次上到城头上来,他们都是大开杀戒,最后虽说己方士卒能用人海战术给两人逼退,可每次己方士卒因为两人的伤亡,可也都有。而今日,这是更甚了,因为对方身上的铠甲,居然是刀枪不入的,这让当守城主将也有不少年的霍峻看到,他
 
确实是不得不惊讶。而他如今这么仔细一想,刀枪不入,刀枪不入,这个怎么这么耳熟呢,是在哪
 
    儿听说过?应该是,可自己就是想不起来了,直到这个时候,霍峻才算是想到,自己绝对是听说过,可就是想不到了,这个刀枪不入的铠甲,刀枪不入,甲……难道是,那个藤甲!
 
   
 
    霍峻终于是想到了,他是无奈拍了自己额头一下,心说自己真是记性差啊,这不就是那传说中的藤甲吗?可不是吗,如今能在乌戈国那儿得到藤甲的,除了他们凉州军,可没有别人了,可惜的是,自己早没想到,这耽误了啊!他是赶紧吩咐士卒,要他们去准备引火
 
之物,结果这个时候,派去州牧府的士卒找徐庶的士卒也已经回来了。回来禀报道:“将军,元直
 
    先生说,这敌军所传,乃是乌戈国的藤甲,应……”霍峻心说,等你回来“黄花菜都凉了”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 ww.aixs】他直接说道:“我都知晓,是藤甲,需用火攻!”士卒闻言,点头如小鸡啄米。心说你不都知道了吗,还用我去问?当然他肯定不能这么
 
去说,只能是说道:“不错,将军所言极是,先生就是如此所说!”霍峻这个时候也不说士卒什么了。毕竟说什么都没用,只是让他跟着守
 
    城,而他已经吩咐不少士卒去准备引火之物,就是火把那些,他此时心说,这事儿差不多可以解决了,终于算是抓住了藤甲的破绽!可不是,当初凉州军还不就是火烧藤甲兵,才把
 
   
 
    那乌戈国的藤甲兵给打败的,这个霍峻也是听说过。而在霍峻吩咐士卒的时候。马岱和甘宁已经是发现了异常,毕竟因为藤甲怕火,所以两人对霍峻是异常注意,哪怕这个时候他们都距离其人不近,可却并不代表他们就不关注他了。所以看到霍峻在吩咐士卒,他们
 
心下就一沉,心说不好,霍峻已经是知道了要用火攻。所以马岱大喝一声:“穿藤甲的弟兄们,五
 
    息内撤退!”虽然马岱是还想再在城头厮杀一会儿,可如今霍峻已经让人去准备东西了。那么己方在城头,肯定是要赶紧让这些藤甲兵撤了。至于说马岱自己,他是直接把藤甲给脱掉,扔下了城头。甘宁也是一样儿。至于说那些士卒,肯定是不行。毕竟马岱和甘宁
 
算是“艺高人胆大”,他们就算是脱掉藤甲,那城头的士卒也未必能伤得了两人。可其他士卒就不一
 
    定了,本来就穿了一层的藤甲,脱了之后。就直接是布衣了,那根本就挡不住刀枪啊。至于说穿好几层,也不是说就不行,可那实在是太影响行动,影响速度,所以马超没让那样儿。对他来说,就是只要己方占优,那么就好,至于说让他们撤退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
 
。!只要两位将军无事即可!”马超一听,是微微点头,显然郭嘉说服了他,
 
    他同意了,确实,马超也想了一下,知道郭嘉所言,其实就是如今最为稳妥的,自己应该如此。而且他也不是听不进谏言的人,并且郭嘉的话,一般来说他都是听的,而且他也确实是知道这个有好处,所以有什么不同意的呢。“奉孝所言极是,我看,就如此吧!”
 
马超点头
 
    后,他便说出来这么一句,是赞同了郭嘉的话。他也不是那么太过担心马岱和甘宁,必须两人的武艺在那儿摆着呢,说起来别说己方都已经疯狂了,就算是平时,马岱和甘宁两人不
 
   
 
    穿甲胄,也不会在群战中受伤,反正到时候见势不妙,赶紧撤退就对了。在霍峻让士卒去准备的时候,太史慈已经是带着人马上来了,当然他都是准备好了。霍峻一看,心说先生所想,果然是周全!不过不好的地方也有,就是那些穿着藤甲的人马都快要下没了,霍
 
峻也不得不说,他们跑得可真快啊!如果不是这样儿的话,太史慈此来,肯定能建功,管它大小呢
 
    反正立功就好了。马岱和甘宁自然也是看到了太史慈过来,他们在武艺上,比霍峻高,可却不一定能敌得过太史慈。马岱武艺肯定不如人家就是了,至于说甘宁,两人水平差不多,对上的话,他自然认为自己奈何不了对方,可太史慈也未必能胜得了自己。但是其人
 
上来,这个时候他们肯定不能再在城头上了,而马岱赶紧喊道:“撤,全军撤退!”这个时候他已经
 
    是来不及等待己方鸣金了,所以马岱只能是赶紧让全军撤退。这个虽然是有违抗军令的嫌疑,但是怎么说呢,在马岱和甘宁带兵攻城之前,马超就已经说了,对于这样儿的事儿,可
 
   
 
    以先斩后奏,如果说是凉州军鸣金了,可马岱和甘宁就是不撤回来,带兵继续战斗,这么明着违抗军令,他们肯定是要被处理的。不过如今凉州军后面没有什么动静,而马岱说让全军撤退,这个也不是说不可以。毕竟作为带兵的主将,主公也在后面,但是他没有进
 
一步指示的情况下,主将怎么去带兵,这个马超放权还是很大的,所以马岱说撤兵,自然是没问题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