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确实不怕什么怕凉州军不进攻是什么动作都没有

 
    就算曹孟德带着兖州军杀来,最后守城的人也未必就一定会有自己,所以严颜觉得,自己在江陵这儿更好。所以这早在长安就已经考虑好的严颜,这个时候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么个机会,他也知道,自己不说,可真就没什么机会了。而马超一听,显然这个算是他说预
 
料之中的,而且他自己也清楚,其实不单单是自己,还有郭嘉他们,估计都早就预料到严颜要如此
 
    了,所以他此时说道:“既然严将军希望如此,那么便这样儿吧。其实我军与汉军鏖战江陵,如今正是需要严将军帮助!”马超身为主公,他是不可能说太多的,毕竟他必须要考虑到马岱和甘宁他们都感受。所以他不可能说如今就缺严颜,这话不会有,所以点到即
 
止,其实就差不多了。马超说需要严颜帮衬,这就算是不错了,毕竟马超可是主公,他能这么说
 
    已经算是不错了,严颜明白,其他人自然也都懂。所以他是赶紧说道:“多谢主公成全,属下定竭尽全力!”自己主公既然已经同意,不管最后让不让自己出战,至少如今是好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毕竟要是主公不留自己,那么就算再有机会,那也轮不到自己。可如今他把自己给留在了江陵,对自己来说,这自然就是个机会,而且是大好机会。留下就有机会,不在这儿,那么哪儿来得机会呢?所以严颜此时的心情,他是非常不错的,他知道自己已经是迈出了
 
第一步,还算是比较成功。马超笑了笑,“晚上设宴招待将军,将军届时可要准时到来啊!”严颜是
 
    不敢怠慢,赶紧言道:“诺!主公放心就是!”马超之后说了一下具体时辰,然后便让士卒带严颜下去,去了给他准备好的大帐。而在马岱甘宁和严颜他们回到凉州军大营的时候,在江陵城头的霍峻。已经是看到了也听到了凉州军大营的异常,不过他就是不知道具
 
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。毕竟这个时候还是在白天,可不是夜晚,所以还真是。霍峻其实能看到不少的
 
    当然了,肯定没有那么清楚就是了,毕竟距离甚远。凭他的眼神,能看到有一队人马先是从凉州军大营出去,然后不到半个时辰。他们就回来了,不过回来的人,绝对比之前要多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霍峻他有理由相信,之前从凉州军大营出去的人马,绝对是接如今和他们一起回来的这批人去了。不过看这些人也没多少,两三百人多说了,难道他们是马超调来的援军?不过霍峻刚有这么个想法,他就赶紧摇摇头,把这想法抛之脑后了。毕竟他还不清楚吗,
 
什么援军才能有一百多人。还多说,这是援军?那只能是开玩笑,还真拿自己是一骑当千了,呵呵
 
    霍峻他也只能是这么想,他确实是有理由相信,之前来进攻的那三千左右的人马,就已经是凉州军的最为‘精’锐的人马了。是,听说马超手下还有个什么十八子的,不过那都是将领,但是他们不能攻城啊。所以霍峻没觉得还有比那三千人更厉害的人马。要真有的
 
话,马超为何之前没调集过来?但是从严颜他们的到来,霍峻却也知道了一些不同寻常,他知道。这也
 
    许就是马超再一次停战的原因,而且看他们好像是运送着什么东西,之前出去的人马可没有那些,有可能是粮草,毕竟从远处看,好像和粮草没大区别。可是霍峻就有种感觉,就认为严颜他们押送的绝对不是粮草。如果真是拿样儿的话,这值得马超停战数日吗?显
 
然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霍峻让城头士卒继续监视凉州军大营,一定要密切注意,城头士卒应诺后,他这就下了城,去了州牧府。显然这样儿的事儿,霍峻是要亲自禀报给自己主公所知,这是必须的,他认为这不是小事儿。到了州牧府,和刘备一说,他自然是早知道了,不过再听霍峻说过
 
后,刘备他是不得不更重视。但是即便如此,谁知道马超到底这“葫芦里卖的是什么‘药’”呢,所以……
 
    没办法最后刘备还是让人把徐庶给请来了,毕竟如今己方在江陵城内,就他是顶级的谋士,刘巴都不行。而徐庶到了会客厅,一听这个事儿后,他便是一笑,“主公不必忧虑,不管是什么,我军是‘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’就是!要属下来看,确实是凉州军对付我军
 
的新招数,至于到底是什么,这个属下也不好妄断!”确实如此,哪怕如徐庶这样儿的人,他也不会轻
 
    易就下结论定论的,毕竟这不是自己面子问题,错了对了,丢脸争脸,对他来说,肯定不是最重要的。关键是己方怎么对敌军的举动,做出来什么对策。如果说自己猜对了,己方有
 
   
 
    了对策,那么比什么都好。可自己要是猜错,己方也有了对策,可到头来,还不是不好使吗,所以徐庶确实不会就根据凉州军这点儿举动,他就如何如何。毕竟己方探马出不去江陵,不可能去人家大营周边探查,所以就凭着霍峻看那么几眼,是,有事儿肯定有事儿
 
,自己也承认,可到底如何,徐庶确实是不好说。那谁能知道到底是马超搞得什么鬼呢,所以……
 
    刘备一听,他就明白徐庶的意思了,其实就算是自己是他的话,如今也是不好说啊。毕竟这个事儿,确实是这样儿。所以他也没多说,其实都理解,然后就和徐庶还有霍峻两人闲聊两句后,霍峻和徐庶便告辞了。毕竟一个有着守城重任,另外一个虽然没有太多事儿
 
,可也知道,自己主公如今也不用自己多在这儿待着,所以便告辞了。刘备对此也没多说,就是点
 
    了点头。他觉得,与其这么胡思‘乱’想,还不如自己好好休息。真是,这马超凉州军如何,己方都接着就是。其实不管己方想不想,人家来攻,这最后己方都得奉陪,只是最后谁占优
 
   
 
    谁占便宜的问题。当然,如果要是大势的话,对方能一举攻破江陵,那么算他凉州军厉害,自己也不说什么了。可要是让己方给挡住,那么就只能是,还是,霍峻是人才啊,凉州军还得再加把劲儿!江陵城内是这样儿,晚上时辰到了,凉州军众将是齐聚自己主公的
 
中军大帐,马超说了,要设宴招待严颜,其实也算是请众人赴宴。毕竟这又是好些时日没如此过了。对
 
    他来说,哪怕己方之前的表现,未必就是他最为满意的,但是马超肯定不是那种,又想马儿跑,又不给马儿吃草的那种人。所以他是清清楚楚,怎么让己方的将士为了己方尽力,他们还没有多大的怨言。如此的话,这对己方肯定是有利的。所以,马超觉得,这设宴
 
招待众将,应该算是一个不错的形式了。这个华夏民族,酒桌上的学问,还是不浅的。<!--36550+dsuaahhh+34637870-->
 
 
第七七六章 凉州军藤甲建功
 
    所以在马超看来,这自己既是利用了严颜来此,说是给他接风洗尘,也是顺便招待了众人,如此一举两得,自己又是何乐而不为呢。而对此,可以说众人也都明白,但是他们高兴也还不及,更是不可能去说什么了。毕竟也确实是又是好几日没聚在一起饮宴了。上一
 
次说起来,那还是自己主公从南阳调来精锐之后的事儿了,这经过了几日攻城,这又几日的休战,这可
 
    不是又过了一段时日了吗。众人也都清楚,自己主公那意思,也算是利用严颜这次押送藤甲过来,宴请众人一番,然后之后又是要大战了。这次和从前都不一样儿,这次是有穿着藤甲的精锐,说是比乌戈国的那些藤甲兵还强,可真是一点儿都不为过。毕竟他们藤甲
 
兵除了藤甲算是个优势之外,也没看出来他们有什么战力,这个确实。所以不说他们和己方精锐中
 
    的精锐相比,就算是比起那普通士卒来,他们有什么优势吗?所以不是己方小看他们,看不起看不上他们,而是事实摆在眼前,己方精锐中的精锐穿藤甲可不就是比他们藤甲兵强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一顿晚宴,众人吃得确实是不错,毕竟在如今战事紧张的时候,确实是少有能如此的情况。不过即便如此,众人也没有放松太多,不过就是一点儿而已。而他们更知道,这如今自己主公终于是等来了一直都在念想着藤甲,那么不出意外的话,明日就该大举攻城了,
 
是己方穿着藤甲去攻城,当然了,就那精锐中的精锐,别的也不够啊。但即便如此。也不是之前那样
 
    儿了,不是吗。想来己方是等着明日的大战,那么汉军呢,估计他们也是如此吧。或者说是更甚如此!结果果然,在众人都吃喝完后,马超让人撤下宴席,最后对众人缓缓说道:“各位,明日我军便要再一次进攻江陵。大家各就各位,不得有误!”“诺!”众人是
 
齐声应诺,马超之后又说道:“今日藤甲运送到我军大营,明日正好让敌军看看我军藤甲之威力!”
 
    众人闻言,此时也是齐声说道:“祝主公旗开得胜,马到成功,攻破江陵!”对此,马超虽然脸上是有点儿笑容不假,可心里确实没有那么爽,毕竟他还不清楚吗。这如今是什么情况。
 
   
 
    凉州军众人之前在大帐内饮宴,霍峻自然是不知道,但是听到凉州军大营有了一丝动静,他也怀疑,这他们大营之内,是在庆祝什么?反正就是类似的,当然肯定不是有什么值得庆祝的,这是霍峻认为的,不过他却知道,估计就是马超宴请众将。[www.qiushu.cc 超
 
多好看小说]当然肯定不能忘了士卒。
 
    不过对于这些,霍峻也知道,和他们没有一点儿关系,如今己方就是守好城池。比什么都强。不出意外情况的话,明日,凉州军就该出招了,自己正好也看看,他们到底是要做什么!
 
    要说这都好几日了,说实话。霍峻也觉得差不多了,而且在白日的时候看到了凉州军大营的动向,他确实是不难猜出来,明日估计他们就该行动,最晚也不可能超过后日。所以霍峻此时此刻,他也是摩拳擦掌,就等着凉州军出招呢。不管是什么,自己和己方接着就
 
是了。
 
    对他来说,还是,确实不怕什么,就怕凉州军不进攻,是什么动作都没有,在这儿耗着。那样儿的话,才是霍峻最不想看到的。不过如今还算好的就是,没有这样儿,所以他觉得还算是不错的,至少是往着自己所想的方向去发展了,至于说最后的结果如何,自己也
 
有信心!
 
   
 
    翌日,经过了准备,从南阳调来的,如今还剩下的所有精锐中的精锐,他们已经换上了藤甲,对他们来说,虽然这东西比较陌生,但是穿在身上,也不是说很别扭,就算是可以吧。
 
    毕竟藤甲这个东西可不是最近才出现的,是,对于凉州军这些人来说,这算是个新鲜事物,毕竟他们是第一次穿上这个。可实际上呢,这东西早就有了,至少人家乌戈国的人马,向来都是穿着这个作战的。而如今让马超给引进了中原,可以说他也是费了不小的劲儿
 
。至少你
 
    不让兀突骨,不让乌戈国真正服了你,对方可能和你合作?你不给对方点儿好处,对方能给你这他们都当成是国宝的东西?所以马超其实也不可能不付出什么代价,就能得到这些。
 
    但是在他看来,能得到这么三千副藤甲,可以说这绝对是自己是己方赚到了。哪怕这个藤甲只能人家正宗藤甲功效的一半多点儿,但是怎么说呢,他认为对付中原的诸侯,就这么一次的话,其实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至少做到“攻其不备,出其不意”这确实是没有
 
问题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看到己方的“藤甲兵”,他心里算是比较满意的,此时他想起了当初在南蛮的一些事儿,尤其是当初对付藤甲兵的时候。人家乌戈国的藤甲兵比这还要多得多,并且人家是正宗的藤甲,己方这真算起来,也就比山寨能强些吧,差不多就这样儿。可即便如此,马
 
超确实还是满意的,毕竟聊胜于无,如果说没有这些东西的话,自己只能再让他们和汉军硬碰硬,
 
    而己方平时的防护,说实话。还真是比不上这藤甲。如今这藤甲除了怕火之外,其他方面,可都比己方的防具强。如果要是什么时候藤甲都不怕火了,估计也就无敌了吧。可这个事儿。至少在马超看来,如今是怎么也不可能了。也许以后有可能,但是多久,这个谁
 
也不知道。
 
    要说藤甲确实是有它的优势,这个马超承认。因为是实实在在的。这个确实厉害,但是不管是什么,总归是有其弱点的,就比如说藤甲怕火,所以这个也算是正常。要说没有弱点,这个可能吗?至少马超是不相信,因此,如此才算是正常,不过哪怕这样儿,也必须
 
要用。
 
   
 
    因为马超可以说就是在赌,他在赌对方不会在第一时间就想出应对之策,然后一把火给己方烧了,马超不认为会这样儿。那么就算是退一万步说,哪怕真这样儿了,难道说己方还不会鸣金收兵吗?就算是损失一些人马,退却了,但是却也能避免损失更多啊,所以马
 
超觉得如此可行,能去做。那么就必须去做。而显然之前陆逊的亲笔信,他就是这个意思,而己方
 
    众将如今和自己其实也是同样儿的想法,至少对己方有利的。那为什不去做呢。说起来今日的进攻,无论是什么结果,至少自己是去努力过了,己方也努力了,众将士也会尽力,那么就够了。说实话。他确实没指望说一下就破了江陵,真没那样儿,那是不可能那么
 
容易的。
 
    在马超看来他霍峻就算是面对着己方的藤甲兵,可也不代表就一定会败,哪怕一时间他们会吃亏,可正在徐庶或者谁想出来对付己方的主意后,这个己方的优势,那就没有了。所以马超清楚,凭借一个藤甲,是不会让霍峻失败的,也许能让他压力更大,焦头烂额,
 
 
    马超下令,带着全军将士出发,当然还有人留守,就不必细表。当来到江陵城下的时候,霍峻早就发现今日凉州军的不同之处来了,这那几千精锐,居然是不知道穿上了什么甲胄,反正和平日不一样儿,莫非这个就是他们的仰仗?结果霍峻如此想法的时候,凉州军
 
此时已经是攻了上来,依旧是马岱和甘宁带兵,但是他们今日却是信心满满。虽说没指望着一下就
 
    破了江陵,但是怎么说呢,他们有信心,能给霍峻给汉军带来大/麻烦,所以他们有信心。至于说霍峻,他不是没听说过藤甲兵,毕竟作为一个守城大将来说,哪怕霍峻没去过南蛮不错,但是对于乌戈国的藤甲兵,他确实是有所耳闻,并且当初凉州军是火烧藤甲,这
 
个事儿他也是听说过。可是霍峻终究是没有亲眼见过,更是不认识藤甲这个东西,就算是距离近的
 
    时候,让他亲自在手上拿着藤甲,他都未必能认出来,联想到这个就是藤甲兵所穿的藤甲,所以就别说是这个时候,距离这么远了。因此,他肯定是要吃个暗亏,这确实是避免不了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等凉州军精锐中的精锐,穿着藤甲的他们攻江陵城的时候,霍峻一下就发现了问题。这今日他们确实是奇怪,这这些人不仅仅是刀枪不入,关键是有些人被滚木檑石所砸之后,如果在平时的时候,非死即伤,但是今日呢,却是比之前要轻,必死的,如今是重伤,而
 
应该轻伤的,好像是什么事儿都没有。所以这就不得不让霍峻寻思开了,这凉州军果然是有所仰仗!
 
    什么是他们凭借的,就是他们说穿的!霍峻看得是清清楚楚,他也算是明白了,估计马超所等的,就是这个!可是他虽然是明白了,但是他们说穿的到底是什么,霍峻一时间确实是没有想到,没想起来。毕竟,还是那话,他是听说过藤甲,可终究没有见过,所以一
 
时间真是没有联想到。可霍峻终究不是一般般的人,他觉得这东西自己应该是知道名字,但就是想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